度假区旁山窝里藏十数家污染工厂 业主被异味侵

原创 2020-05-28 06:25  阅读

  这几天,住在风景秀美的广州花都芙蓉山(亦称芙蓉嶂)山脚的小区业主们终于可以一觉睡到大早上,而在此前,他们紧闭门窗睡觉还经常在半夜被呛鼻的气味熏醒。这一切源于紧贴景区的山窝中隐藏的十数家污染企业。经过环保部门的强力整顿,空气有了明显好转,但山窝中到处倾倒的垃圾以及部分企业,依然还在散发着异味。

  业主们与污染的斗争还要进行到几时?已经取得的成果能够巩固么?如今业主们最担心的是,和往常一样,污染企业经过整顿后再次死灰复燃。

  位于花都区狮岭镇芙蓉山脚下的芙蓉省级旅游度假区是广州北郊知名的A A A A级旅游景区,以山、林、湖、泉景观取胜,具有优美的自然景色和神话传说。

  万科兰乔圣菲和一品树院两个小区就坐落在度假区内,与这两个楼盘相邻,但在度假区红线外的还有芙蓉花园和绿茵豪苑,共住着约2000户人,但有一部分只是周末才在这里度假。

  芙蓉花园的刘姐是2005年就住进来的。当年,刘姐被诊断患有重症肌无力病,医生嘱咐她找个环境好点的地方闲下来。“我穿着病服找到这里,那时候这里一片荒凉,整个小区就三户人家,生活非常不便,但是充满鸟语花香,我觉得这就是我要找的地方,当即就买下一套800平米别墅。住了三个月病情就好转了。”

  刘姐说,芙蓉花园的房子主要都是别墅,洋房很少,很多业主都是为了养病才住在这里,或者是用来周末度假,也有退休老干部在此养老。

  不过,刘姐没想到的是,大概从4年前开始,原来扑鼻而来的花草香渐渐被呛鼻的刺激性气体掩盖。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上个月月底,直到最近才有明显好转。

  业主老周说:“经常睡到半夜三四点就被刺鼻的味道呛醒,然后再也睡不着了。闻一会儿我额头就感觉疼。”为了睡安稳觉,业主们每晚赶在还没气味时将门窗紧闭,然后睡觉,即便如此有时候还是会被呛醒。

  刘姐和老周说,他们4年来一直都在向相关部门投诉,但问题就是无法彻底解决,在空气污染的日子里,“简直是度日如年”。

  业主刘姐说,去年污染最严重时,晚上站在高处向芙蓉山深处望过去,常能看到旁边集贤村一处山谷中有火光冲天的景象,污染主要就是来自那里。业主们经过长时间摸查发现,集贤村废弃的7号石场附近存在很多毛毯厂、编织袋厂、皮革厂、塑料厂、铝锭厂,几乎所有企业都是直接排放废水废气。

  于是大家开始持续投诉,并建立了一个微信群。每次只要发现有异味,就在微信群里通报,号召大家外出打探,有些业主就开车进山。“刚开始我们没有经验,冲到厂里面去,发现他们养了好多狗,连藏獒都有。”最后,业主们主要还是求助于环保局,只要发现企业存在污染的情况,就直接给环保局领导打电话。

  花都区环保局的行动也一度让业主们看到希望。几家露天冶炼经常搞到火光冲天、乌烟瘴气的企业去年被取缔了,露天烧工业垃圾的企业炉子被拆干净了,还有几家气味比较浓的污染企业也被拔掉“花都区环保局执法很勤快,我们一打电话他们就来了,”刘姐说,原以为把那些企业整顿了就没事了,没想到情况虽大有好转,但依然没有根治。

  “好像这个事情涉及到很多单位,其它单位似乎没什么动作,环保局一家搞不掂,”刘姐说,他们进山调查发现,有些工厂是无牌无证经营,有些工厂有营业执照,但挂羊头卖狗肉,这应属工商部门管;还有工厂垃圾乱倒乱堆,这又属于环卫部门管;有些厂房根本不像个厂房,怀疑是违法建筑,应该城管部门管;此外,这些企业都是向集贤村委租的地,要说村委也该管但事实上,并没有谁来管。

  集贤村7号石场,位于分隔芙蓉嶂水库和福源水库的山上,与两边的水体都相距不远。4月28日,南都记者随业主进入7号石场附近的工厂聚集区。在一家靠近福源水库,没有挂牌的皮革厂门口,有一块由花都区福源水库工程管理处竖的标牌:“在渠道管理范围内,禁止堆放、倾倒、掩埋、排放污染水体的物体。禁止在渠道内清洗装贮过油类或者有毒污染物的车辆、容器。”

  但牌子旁边就是垃圾堆放区,周围的树木已经有部分树枝枯死。其中有一堆新弃的七八个大桶显得特别刺眼,其所在的泥土已被污染成黑色,一摊油状的东西已经凝结成半液体半固体的状态。桶上赫然标有“对羟基苯甲酸甲酯”和“磷酸氢二钠”的字样,净含量为25kg。在这里待久一点就感觉到头晕。

  进入山林发现,上述在路边倾倒垃圾的情况随处可见,既有生活垃圾也有工业垃圾,以及垃圾被烧掉之后留下的黑色灰烬。集贤村村委在树上挂了警示牌,但遍地垃圾显示,警示牌似乎没发挥什么作用。

  在山窝里面,分散着各种大小工厂,有的厂房非常简陋,路过的几处水塘和河沟,有几处已被严重污染,看上去更像浆糊,水沟边上有新填的土,原有的水塘轮廓已经被填掉了一小半。

  站在水塘旁边,能明显听到猪叫,时不时也能闻到浓浓的猪粪的臭味。但旁边一个中年男子否认有养猪场。在养猪场不远处有一家布料厂,这里又是一股类似油漆的味道扑鼻而来,而山路的另一边是一条小溪,溪水从一条人工修筑的河道流下,水的颜色偏黄,发绿。

  顺山道上行,闻到一股塑胶烧焦的味道,顺着味道寻找发现不远处有一家编织袋工厂。进入工厂发现,整个厂房内烟雾缭绕。工人介绍,工厂是将塑料颗粒加热熔化后抽丝,继而制成编织袋。有50台大型机器24小时不停运转,所散发出来的烟雾既没有收集,也没有处理,直接通过风扇排到厂外。

  根据业主的经验,晚上污染比白天更严重。4月28日晚上8时许,一股塑胶的焦味飘到芙蓉花园。老周和记者立马前往集贤村7号石场附近。

  在奔赴现场的路途中,异味时有时无,经常几秒钟即散,车辆挨着各家企业边走边闻,随后来到那家编织袋厂,工厂大门已被锁住,院子里面熊熊大火正在燃烧。

  老周抓起电话就打给花都区环保局领导。一小时后,花都区环保局分管执法的副局长带队,环境执法人员和公安干警组成的联合执法小组抵达现场。只见工厂内机器轰鸣、烟雾弥漫,正在燃烧塑料颗粒、塑料袋以及生活垃圾,混在一起发出刺鼻的味道。工厂背后还有一个砖砌的炉子,炉子表面也在散发热气,燃烧的垃圾旁边就是一个巨大的垃圾箱,但箱内空空如也。

  “不是勒令你们停产整顿了吗?怎么还在生产?电不是断了吗?谁接的?”面对质问,老板毛某说,是杂工不懂事烧了一点生活垃圾,也只烧了这一次。毛某辩解:自己工厂污染不大,而且已经交了罚款。

  “交了罚款就能生产了吗?你办了排污许可证了吗?做了环评审批通过了吗?你还不把机器停了?你就跟他们走?”花都区环保局执法人员一边怒斥一边指了指公安干警。毛某低着头连声应:“是是是、是是是。”

  执法人员表示,早在一年前就将相关事宜解释和交代清楚,目前花都区环保局已经立案,如不整改好则不得再生产,否则将采取强制措施。

  花都区环保局副局长杜洪标接受南都采访时表示,环保部门接到业主投诉主要是从去年开始,为此花都区环保局以及狮岭镇政府已组织多次执法,目前空气污染已基本得到控制,将重点监管,防治污染反弹,同时涉及到兄弟部门职能范围内的,将发函将情况告知。

  据介绍,自2014年以来,群众投诉分两个爆发阶段和两个重点区域,分别是2014年8月和2015年春节前后,两个区域是芙蓉度假区内的万科、一品树院和芙蓉苑的业主。花都区环保局采取强制性断电、断水、拆除等手段,目前问题已得到较好控制,其余污染企业也将逐步清退。

  经查处,截至4月29日,主要引发投诉的1家炼铝厂于2014年9月强制拆除;

  7家编织袋厂(包括3家毛毯厂、4家编织袋厂)均已立案,责令停止生产并处以罚款,其中1家编织袋已搬迁;

  花都区环保局执法工作人员在巡查时发现,去年已被查处的企业,因法院尚未实施强制措施,目前仍在生产并排污。之前部分被清理企业也死灰复燃,开始复产复工。经查,排污企业均已取得工商营业执照,但未办理环保手续。对此,责令荣昌棉粘包装厂、花都区狮岭永钏毛毯厂、花都区狮岭楚豪皮具加工厂等3家污染比较严重的企业进行限期整改。

  花都区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污染严重的企业,他们已经采取了非常强硬的措施进行了清理,也联合狮岭镇政府开展了好几次联合执法。但有些污染不是很严重的企业则够不上采取强硬措施的程度。“我们执法也不能乱来,要依法依规执行。”执法人员表示,对于存在排污的企业,已经全部立案,最终只能交给法院采取强制执行。

  从地图上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些工厂正处于福源水库和芙蓉嶂水库之间的高地上,福源水库在东北面,芙蓉嶂水库在西南面,对污染所在地呈环抱之势,直线距离最近不过几百米。

  据了解,北江引水工程中的花都水厂,就选址在集贤村。届时,北江的水源通过管道引入花都水厂,芙蓉嶂水库、福源水库也将铺设管道通向花都水厂,两大水库的水源将成为花都区以及广州北部地区的应急水源。业主们担心,严重的垃圾污染和水污染,将直接威胁到水源地的水质,部分业主甚至不敢喝当地的自来水。

  对此,芙蓉度假区居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地面径流应该不会受到影响,但会不会通过地下渗漏而影响备用水源,则需要咨询环保部门。

  根据规定,芙蓉嶂水库和福源水库属于秀全水厂饮用水源保护区范围,不同区域根据其保护的级别,在一定范围内禁止开设工厂。芙蓉度假区居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地界不属于他们管辖,他们将积极协调相关部门做好工作。

  花都区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虽然离水库直线距离近,但有一个山脊隔离,这一区域的水污染主要还是对当地环境造成污染,不会污染饮用水源。

  在花都区环保局以及狮岭镇的强力整顿下,已有部分企业被关停后主动走人了,但依然有企业被断电自己接、勒令关停继续生产。何以如此?有企业老板表示:“全副身家都投进去了,合同还有十几年,希望能适当赔偿一点?但政府方面完全不提这回事。”

  35岁的高猛15岁时离开安徽老家后,一直在花都集贤村附近的毛毯厂打工。去年,他用20年的积蓄53万元,成为老板的合伙人。“以前都没有人管,这两年就管得特别严,”高猛说,严厉的查处令他的合伙人决定将厂房转让,4月28日,他很不情愿地将转让公告贴到大门上。

  这让高猛非常难受,他说不同单位不断地查处,让毛毯厂同行不可能再来接手,而不是同行接手,厂房和机器设备都只能当废铁卖,前不久隔壁一间厂和他规模差不多的厂房出让,只得到了6万元钱。这意味着他25年的积累将化作一堆废铁,卖的废铁钱还得和合伙人分。

  另外一间小工厂和高猛的情形类似,老板记得3月26日上午来了16个人,断了他的电。“他们说我非法用地,我的地是村委租的,我犯了什么法?又说我厂房太破了,灰尘满天飞,可是工厂旁边桉树怎么那么干净?就算有问题也10年了啊,之前怎么没说?”

  这位老板认为自己完全是受那些污染企业连累。从来没烧过垃圾,营业执照、产品检验报告都有,但因为有企业烧垃圾,政府部门一排查,查出所有的企业都没有环保证(指环评审批以及排污许可证)需要整改,“狮岭镇所有的皮革厂有几家有环保证?全都关了吗?”

  这位老板说,他们此前和村委签订了20年的合同,还有11年才到期。“我们前期投入那么多钱,也算是支持当地经济发展,现在叫我们走,你多少是不是都赔偿一点?”老板说,目前所有的部门都没有提合同的事,也没有提赔偿的事,他回来就自己把电接上继续生产了。

  一些中小工厂的老板还对最近的查处表示“不公”。他们认为,几家实力强的老板的工厂气味很浓,但是村里面不怎么去查,而他们这些气味小的小工厂反而屡遭查处,还常被断电,他们指责村委的不公平处理,是污染长期得不到根治的重要原因。

  南都记者白天的走访过程中,多家企业老板对于异味表示“真的不敢说”。当日深夜,有几家觉得“被冤枉、被连累”工厂主找到记者,称要“说说心里话”。

  工厂主王某(化姓)说,环保局整顿污染企业后,利来娱乐w66绝大部分企业都很配合,但确实还会有些味道。但因为自己没实力,在这里办厂就如同做客,不敢乱说话。

  “你们进来时拐弯那个地方,经常都有味道,但人家实力强,村里面都不怎么查,经常查的反而是我们这些没什么污染的小厂,”王某认为,村委在对待污染的问题上非常不公平。

  “我们很久以前就在这里的企业,都没人投诉,后来新增加了工厂,才有人投诉,谁污染了空气不是很明显?现在反复查的是我们这些很久以前就在这里的企业。”王某说,去年村委租赁土地的租金同10年前相比增了约30倍,“我知道,如果我们(老厂)提前走,村里把土地重新租出去,租金是很高的。所以这个地方我们也真是待不住了。”

  针对业主、企业都抱怨的集贤村委,4月29日下午,南都记者采访了集贤村委书记林先生。

  林书记:我个人认为,每个企业都会有一点点污染。但是那种企业污染也不是很大,好像编织厂,我上网都看过,包括北京,还有很多省份都支持这种企业的。

  林书记:哈哈哈,集贤村哪里有实力强的企业。只不过污染太大就把它关了,引进一些好一点的企业而已。

  南都:有企业提出来之前和你们村委签订了合同,前期投入已经进去了,如果现在终止合同,希望能有所补偿,村委怎么考虑?

  A 06-07版采写:南都记者 刘军 实习生 荆文静 纪开元摄影:南都记者 李向新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利来娱乐w66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上一篇:利来娱乐w66编织袋厂得投资多少?
下一篇:想了解怎么样可以销售到国外?